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 医学前沿

N 新闻资讯
EWS

    • 真实故事‖女儿,妈妈想陪你长大

      时间: 2018-03-10  浏览:次  来自:悦生跨境医疗

      很多人都以为医生是学医的,是不会生病的,或者医生病了自己就可以治好。其实不是这样的,每天高强度的工作压力,有时候马上到下班时间突然来了急诊病人就必须继续工作,平时经常提醒病人“按时吃饭按时睡觉”,自己却很少能做到。真的有很多医生救过很多病人,却救不了自己。作为一名外科医生,我也是普通人,我也有自己的家庭和亲人,在癌症面前,我只想活下去。



      blob.png




      产后复工,工作和以前一样忙碌,下班要照顾襁褓里的女儿,说实话,真的很累。有一天洗澡我摸到左颈部淋巴结肿大,但是没太当回事,毕竟淋巴结肿大的原因有很多,一般都没事的。第二周连续三四天一直刮风下雨,下班着急回家看女儿没带伞淋了一阵雨,半夜开始不停地咳嗽,而且胃痛。我以为是平时饮食不规律造成的,所以吃了达喜,喝了半杯热水。迷迷糊糊地伴着疼痛睡着了,当时真的是太困了,所以没有多想。然而第二天更加严重了。到单位做检查,淋巴结活检是转移性腺癌,胃部来源,印戒细胞癌。化验结果出来的时候,我大脑一片空白!主任怕我想不开,赶紧打电话让我老公来接我。

       

      回到家看着刚刚会笑会要抱抱的女儿,我心如死灰,趴在老公怀里大哭一场。当时我妈在帮我照顾女儿,她知道我的病情以后眼泪刷的一下掉下来,一直念叨恨不得她替我受这个灾气,还说她对不起我早逝的爸爸,没有照顾好我。那段时间家里一直乌云密布,老公打电话让他弟弟从日本回来帮他料理一下公司,他专心陪我治病。进一步的检查已经确诊了胃癌晚期,胸腹腔淋巴结加左锁骨上转移,卵巢转移,骨转移。单位领导直接帮忙预约了北京最好的肿瘤医院去做化疗。两次化疗以后出现了非常严重的低钾,身体像是被掏空了一样,一直想睡觉,大概是要把之前欠下的觉都补回来吧,我安慰自己。

       


      blob.png



      化疗的效果确实还不错,一开始第一轮用的多西他赛加顺铂加氟尿嘧啶,顺铂三天,氟尿嘧啶五天,氟尿嘧啶用的化疗泵。一般晚期的胃癌治疗化疗也没有很固定的周期。能耐受就多化化,不能耐受就暂停,周期一般是双数。医生会在2到4个周期进行一次评估,看化疗效果如何,效果好就继续化,不好就换化疗方案。可能是个人体质原因,我没有出现很严重的厌食和呕吐,就像当初怀孕的时候也没有孕吐一样。不过头发确实是掉光光了,怕吓着女儿,我专门给自己买了一顶假发,人家不都说婴儿“三月认母”吗,即使我真的时日不多,我也希望女儿眼里的妈妈是漂亮的。说心里话,女儿还那么小,我真的很想陪着她慢慢长大。


      过了5个月复查,卵巢转移瘤太大,左腿肿的厉害,有右腿的2倍粗了。果断进行第二轮化疗,用的伊立替康➕氟尿嘧啶,伊立替康有些人有严重的腹泻反应,没想到我竟然“中招”了,就像食物中毒,本来化疗就很虚弱,再加上腹泻,真的整个人都虚脱了,而且腹痛非常明显,真的是痛到怀疑人生。那段时间只能靠化疗间隙看看女儿的照片和视频来缓解不适,如果不是因为女儿,我想我可能真的要放弃了。

       

      就在我被化疗折磨得痛不欲生的时候,我老公的姐姐从上海给我们带来好消息:她认识一位朋友通过一家海外医疗机构到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治疗的胃癌,现在两年多了,整个人恢复得特别好。她已经帮我联系了那家机构,问我身体能不能支撑到上海当面和他们沟通。一开始我是排斥的,从北京到上海再折腾一番,太累了。但是老公一直在鼓励我,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不能放弃。是啊,女儿还那么小,我不可以放弃。



      blob.png



      赴美就医,我以为会很麻烦。没想到不到十天的时间他们就全部搞定了。一开始我最担心的是没有医院愿意接收,毕竟是晚期,治不治得好谁都说不准。美国的医生看完我的病历报告,专门和我通了一次视频电话,向我说明了他们接收过的类似患者的治疗情况和预后效果,又再次确认了我的个人意愿。作为医生,我个人是很惊讶于他们的热情和幽默的,尤其是在谈论晚期胃癌这么沉重的话题时,他们没有用同情或者怜悯的口气和我讨论,而是像对待一个普通感冒患者那样,自始至终都让我感受到了尊重和平等,我想这也是我应该学习的。

       

      由于机构帮我们提前预订好了机票、住宿的地方,我们自己操心的事情很少。到了美国以后我第一时间去见了主治医生,他要求我先停用国内医生开的药,并组织其他几个科室的医生进行了会诊,最终确定了我的治疗方案。因为当时我的卵巢已经出现了异常,为了防止癌细胞的进一步扩散,他们选择了手术+化疗的治疗,甚至连术后调理都提前详细和我沟通了两次,并一再嘱咐我饮食和作息注意事项。

       

      手术比我想象中更顺利,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比当初我生女儿时候的剖宫手术还快呢。后面的化疗也十分顺利,应该是换了药品和剂量的原因,在美国三个疗程的化疗只出现了轻微的疲惫,没有再出现腹泻、腹痛的情况。后来复查效果很好,医生开了一些药物让我带回国内继续进行巩固调理。

       

      如今我的女儿已经三岁了。当初被预言生命只剩三个月的我,已经平安度过了三个春夏秋冬。看着穿梭膝下的女儿,恍如隔世,在别人感叹韶华易逝的时候,我只想感谢上苍馈赠的又一份美好时光。虽然我不知道我的余生还有多长,但是我会认真对待每一个当下。我的女儿,我想陪她长大。我的爱人,我想陪他变老。


      帮我办理赴美就医手续的机构叫悦生跨境医疗,他们在昨天的三八妇女节还专门给我快递了一束玫瑰,真的很用心。和他们再次聊起当初我在美国看病的时候,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他们鼓励我把自己的故事告诉大家,让更多的癌症患友有信心战胜病魔。我也期待着能把生命里所遇到的温暖传递给我的病人。

       

      —— 一位胃癌晚期医生的自述

                      2018年3月9日 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