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 医学前沿

N 新闻资讯
EWS

    • 同一种疾病、不同的选择不同的命运

      时间: 2018-08-14  浏览:次  来自:悦生跨境医疗

      我们在很多事情上常常希望拥有更多的选择,这样就能给我们极大的自由空间。但是,有些时候,选择过多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甚至在某些场景,不同的选择往往是致命的。今天我们的故事就是关于选择,关于生命的。

      赵先生和魏女士是悦生跨境医疗接待的两个客户,一个是62岁的中年男性,一个是41岁的女性,两人都不幸患上弥漫大B细胞性淋巴瘤。两人都在国内进行了当时治疗该疾病有效的方案——R-CHOP化疗,只是很遗憾,该方案在两人身上的治疗效果甚微。

      于是,两人先后来到悦生,咨询赴美就医的相关事项,就是这么两个病情、治疗过程和治疗经历如此相似的患者,却因为不同的选择,导致了不一样的人生结局。

      放弃国外治疗方案,魏女士病发离世

      魏女士先于赵先生来到悦生咨询,悦生工作人员清楚地记得这位外貌清瘦、性格干练、干净利落的女士。她来到悦生时,很明确的对工作人员说,“我已经查询过相关信息了,我决定了去美国看病,你们直接给我安排吧”。悦生工作人员遇到过不少目的明确的患者,但是一位女士如此果敢,这还是很少见。随即,悦生迅速的开展工作,为魏女士安排前往MD安德森癌症中心进行治疗的相关事宜,并预约到了MD安德森的Hagemeister医生。

      Hagemeister医生对魏女士的病情进行了全面评估之后,对其化疗方案进行调整。由于在采用EPORCH-R方案化疗2个疗程后,魏女士的治疗效果并不理想。医生的建议是,更换为DHAP化疗方案,清除体内癌细胞后,再进行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魏女士将会有50%~60%的治愈可能。

      但是,魏女士断然拒绝了Hagemeister医生建议的DHAP化疗方案和随后的干细胞移植治疗。对于她拒绝治疗方案的行为,Hagemeister医生和悦生工作人员都表示出很大的震惊。魏女士的经济能力是完全能够承受接下来的治疗费用,而且赴美就医是魏女士主动选择的。魏女士回国后,悦生工作人员对其进行回访,魏女士说,“当初选择赴美就医,就是认为能有什么更快更好的方案治疗,听到还是化疗,我就感觉没有必要背井离乡在美国治疗,回国也是一样。

      和Hagemeister医生深入交流后,魏女士仍然决定回国治疗。国内医院对她采取化疗联合PD-1治疗,治疗进行了三个月,病情得到了控制。当时悦生对魏女士回访时,她的语气很轻松,期间还和悦生工作人员玩笑几句。

      回国后第四个月,悦生接到魏女士病情恶化的消息。魏女士出现大量腹水,癌症出现复发、转移,魏女士开始接受腹腔内化疗。1个月后,魏女士出现消化道大出血,离开了人世。

      坚持治疗,赵先生治愈准备回国······”。

      赵先生来悦生咨询弥漫大B细胞性淋巴瘤海外救治情况时,工作人员莫名联想到了去世不久的魏女士。根据病理资料,悦生为赵先生推荐了MD安德森癌症中心,让悦生工作人员赶到惊奇的是,安德森发来的邀请函上显示的专科医生,居然就是曾经为魏女士诊断过的Hagemeister医生。

      赵先生很快就抵达了MD安德森癌症中心,Hagemeister医生和对待所有患者一样,对赵先生的病情进行了全面评估,针对赵先生在国内进行的化疗方案进行了调整,采用EPORCH-R作为新的化疗方案。6个疗程后,赵先生的病情得到很好的控制,达到了临床上的完全缓解。赵先生很开心,对Hagemeister医生和悦生工作人员表示感谢。Hagemeister医生提醒赵先生注意身体,病情存在复发的可能。

      一年半以后,赵先生出现消化道大出血,淋巴瘤复发了。Hagemeister医生对赵先生的病情进行了解后,对化疗方案进行修改,建议赵先生采用DHAP方案。两个疗程后,赵先生的病情得到完全缓解。Hagemeister医生建议赵先生进行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赵先生同意了Hagemeister医生的建议。赴美8个月后,赵先生进入了移植后的恢复期,病情处于临床上完全缓解状态。

      Hagemeister医生表示,虽然赵先生的病情存在一定的复发风险,但自体干细胞移植相较于传统化疗,在提升治疗效果和延长患者生存时间上,有更明显的优势,甚至可以达到临床治愈。

      Hagemeister医生说,赵先生现在是很安全的,即使将来有一天复发了,还可以采用免疫疗法新武器——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简称CAR-T。这是一种细胞疗法,原理就是利用患者自身的免疫细胞来清除癌细胞。CAR-T目前在部分白血病和淋巴瘤的治疗中效果非常好,美国FDA正在审批中,有望今年在美国获批上市。虽然目前还没有正式上市,但是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是有机会参加CAR-T临床试验,这对患者来说还是非常有希望的。

      两个患者,一样的病情、一样的医生、一样的治疗方案,赵先生“治愈”准备回国,魏女士却因疾而终。如果魏女士和赵先生一样,选择在美国继续接受治疗,也许她的病情已缓解,也许她还有机会接受CAR-T治疗,也许她也能“治愈”回国。

      可是,生命都只有一次,也许再多都只是可能。悦生工作人员表示,在美国医院诊治,医生主要起引导作用。医生会根据患者的病情、身体状况及其他各方面的综合情况给出最好的治疗建议,同时也会考虑到患者自身的心理、价值观、经济状况等,会耐心的和患者一起商量讨论,治疗方案最终的选择权还是在患者手里。

      魏女士和赵先生的治疗结果不同,其中有国内外医疗差距的因素,但是魏女士果敢的性格让她放弃了美国的治疗方案,是导致她疾病恶化的重要因素之一。只是,疾病治疗关乎生命,每一个选择都可能改变生命的轨迹。同时,在疾病治疗过程中,多听取医生建议再做选择,也是一种对生命负责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