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病种导航 > 黑色素瘤

N 病种导航
AVIGATION

    黑色素瘤患者:我的第2次癌症诊治之旅

    • 姓名Robert Matney
    • 性别
    • 年龄39岁
    • 病症诊断黑色素瘤
    • 就诊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
    • 国籍
    • 职位
    1. 详细信息

          2013年4月,我右肩上的一颗痣开始瘙痒。我几乎没怎么去关注它。但一个星期后,我注意到那颗痣又出现了瘙痒,于是决定要注意一下。当那颗痣再一次开始瘙痒时,我知道我应该去看医生了。皮肤科医生说,尽管他认为这颗痣可能没什么问题,但是他还是很小心地将痣切除并对其做了病理检测。返回的检测结果显示是I期恶性黑色素瘤阳性。然而,进一步的检测结果表明,我的黑色素瘤已经到了IIIA期。我意识到我需要向一位黑色素瘤专家进行咨询。

          因此,我来到MD安德森医院,见到了Merrick Ross医生。我们一起讨论了下一步的治疗计划,即是再做一次手术。与Ross医生讨论后,我变得更加有信心,对这种病情的了解也比我在其他地方听到的更加清楚。更重要的是,Ross医生更熟悉这类疾病的前沿研究,而这些研究可能会告诉我不同的治疗方法及其治疗前景。他为我花费了更多时间,为我解答了更多问题。此外,他表现出了一种敢于冒险的勇气。坦白来说,这是我希望在医生身上看到的。

          于是,我又做了一次手术,术中切除了39个淋巴结。幸运的是,这些淋巴结均未呈阳性。结合CT/PET检查扫描结果,可以确诊为III期黑色素瘤。整个夏天,我与MD安德森医院的Patrick Hwu医生预约了好几次,他帮助我找到了合适的治疗黑色素瘤的临床研究。


          黑色素瘤:我的第2次癌症诊断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被诊断出癌症。2007年4月,在我33岁时被诊断出膀胱癌。但当时发现及时,便通过门诊手术治愈了。那些在我患膀胱癌时所做的检查,虽然都是非常痛苦,但却只是现在所做检查中的零星一点。

          在我诊断出黑色素瘤之前,我确信自己可以活很久,而且不用再重复那种痛苦经历。毕竟我还健康,吃得好,而且定期参加半程马拉松跑步,做铁人三项运动。当然,我做的这些事情都是对的。

          所以我在诊断出黑色素瘤时,感到很绝望,同时又害怕又愤怒,疯了似地觉得自己很倒霉。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内心的看法似乎平衡了一点。我可能会在一个看似无可争辩地幸运生命(他可能会有家人陪伴、有朋友关心、有学习的机会、有满腹的才华、有令人羡慕的工作、还有两情相悦的配偶等)中看到一些不幸的事情。

           我的朋友和家人对诊断结果的反应以及他们对我治疗的护理一直让我感到很惭愧。我亲爱的妻子Liz一直在鼓励我,而且在康复期间一直照顾我,在我绝望的时候整夜的与我交流。一群挚爱的朋友和家人聚在一起发起了募捐活动,来筹集医疗费用。更为重要的是,这显示出了他们对我的支持。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件事,它是我低谷时帮助我奋起的动力。

            

          黑色素瘤诊断如何改变了我

          我认为现在要说出黑色素瘤诊断对我的所有影响还为时过早,但有一些方面的影响已经是明显的。我现在对琐碎的事情和一些抱怨(来自我自己与其他人的)缺乏耐心。我抵制浅层次的社会交往。总是喜欢说话直达核心。我想,有时候这样的我一定让别人无法忍受。我比以前变得有一点强硬,但我也能较快地向那些与我亲近的人表达我的友爱。

          然而,在所有这样的改变和疑惑之中,我和Liz正在为未来制定计划,确定我们共享的一些了项目和旅行,让我们对未来的生命充满期望。计划的制定是因为我们重获了信心,但主要是由于我们意识到,计划死亡是没有价值的,该来的时候它就会来。我们花费时间和精力期待它的到来只不过是掠夺走了自己的生命而已。

          

          下面这也是癌症治疗中较为困难的部分:我们一方面必须学会对未来抱有乐观的希望,另一方面还要对死亡风险保持着清醒和现实的看法。似乎这也是生命中的难题和美妙所在,只不过是通过一次致命的疾病变得更加明显而已。


          “我变得比以前强硬一点,但我也能较快地向那些与我亲近的人表达我的友爱。”


    1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