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病种导航 > 黑色素瘤

N 病种导航
AVIGATION

    黑素瘤患者靶向药物治疗案例

    • 姓名Mary Kate
    • 性别
    • 年龄49
    • 病症诊断黑色素瘤
    • 就诊医院美国国立癌症研究院
    • 国籍
    • 职位
    1. 详细信息

    童年时期,Mary Kate和她的兄弟姐妹们就喜欢穿着T恤,带着帽子,涂着防晒霜在海滩玩耍。他们的母亲很早就告诉他们红发白肤对阳光暴晒及皮肤癌更敏感些。Mary Kate长大后成了一名热心的园丁,在户外时她非常注意保护自己。但是终一生的谨慎也还是没能战胜基因,44岁时,Mary Kate检查出患有黑色素瘤。现在,肿瘤基因或许是延缓甚至逆转她的癌症的关键。

    2005年的秋天,Mary Kate背上的一小颗痣检查结果显示对黑色素瘤呈阳性。尽管采用了免疫疗法,手术以及化疗,肿瘤还是扩散了。到2009年中,黑色素瘤通过淋巴系统扩散到 肺部和大脑,进展成了4期癌症。

    Mary Kate知道自己身处逆境,但是在丈夫Michael及4个孩子(7至15岁)的支持下,她也知道她需要尝试现有的任何治疗方案。在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肿 瘤专家Donald Lawrence的指导下,Mary Kate参加了一系列的临床试验,包括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美国国立癌症研究院的临床试验,但是效果都微乎其微。

    “今年一月份,我躺在马里兰州医院的病床上,”Mary Kate回忆说,“当时我接到Lawrence医生的电话,他想让我再次去麻省总医院参加一项新的临床试验,这项试验的早期结果表明效果很好。”

    癌症中心的医务工作者们在Mary Kate的肿瘤中发现了一种基因突变,这种基因突变对于针对BRAF突变的基因定位药物很敏感,而这种基因定位药物刚好能抑制肿瘤的生长。尽管她当时卧床不起,身 体很虚弱,但是自从参加这项新的临床试验以来,Mary Kate感觉好了很多。她仍记得当时用手指触摸颈部时,颈部的肿瘤明显变小了。8周后,扫描结果显示Mary Kate的肿瘤明显变小了,缩小了75%。

    这种口服药物的副作用(包括对阳光的敏感度及关节痛)非常小。Mary Kate说相比较而言,使用这种药物的所得远远大于所失去的。尽管她知道黑色素瘤以后还会复发 ,但是对于她已经取得的进展她非常感激,并且希望能研发出更多的基因定位药物来控制她的黑色素瘤的进展。

    今年夏天,Mary Kate全家打算在马萨诸塞州特鲁的海滩度假3周。像往常一样,她会用宽檐太阳帽和SPF70的防晒霜保护好自己和家人,并且定期找皮肤病专家做检查。尽 管她要在海滩房屋的阴凉处享受新鲜的空气,但是Mary Kate非常渴望听到惊涛拍岸的声音和孩子们在海滩嬉戏的欢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