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病种导航 > 白血病

N 病种导航
AVIGATION

    精确的诊断和先进的治疗让白血病患者重获新生

    • 姓名Neumann
    • 性别
    • 年龄51
    • 病症诊断白血病
    • 就诊医院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
    • 国籍
    • 职位
    1. 详细信息

    当我的爸爸妈妈喊我下楼,说他们要和我好好谈谈的时候,我就想着该怎么应付。虽然我知道自己在大学第二学期的学习成绩没预期那么好,但是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来和父母讨论这件事。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我听到的消息竟然是我的爸爸得了癌症。对我来说,这简直是一个晴天霹雳

    急性髓细胞白血病的诊断和治疗

    最初,德克萨斯州厄尔巴索的医生诊断出我的爸爸患有慢性髓细胞白血病,通过每日服药就可以在一段时间内让该疾病得到控制。后来,我的父母前往MD安德森癌症中心寻求第二意见,MD安德森的医生说,我爸爸实际上得的是急性髓细胞白血病,这可比我们当初想象的要糟糕得多。那年夏天,妈妈陪着爸爸在MD安德森接受治疗,厄尔巴索的家里只剩下我和姐姐两个人。

    我爸爸初接受的治疗是一种试验化疗,这种对其他病人有效的化疗在我爸爸身上却不起作用。我清楚地记得我妈妈接到电话得知这一残酷消息时的情景:我们步行去医院,妈妈失声痛哭,姐姐在停车场里失声痛哭,我也惊呆了。

    深思熟虑后,爸爸决定接受干细胞移植术。由于干细胞移植术的成功率几乎与我爸爸之前接受的试验化疗的相同,所以我们都非常担心。 

    在爸爸接受癌症治疗期间,我和家人更亲近了

    那年夏天,我和我姐姐Mikaela独自在家,我们整日为父亲担忧。也就是在那年夏天,我们几乎形影不离,结下了深厚的姐妹情谊。我们一起打扫洗手间,修理草坪。我们变成了好的朋友。

    我越来越佩服我的嫂子Ali了,因为在她和我哥哥结婚的第一年,她就为我们家付出了这么多。为了成为爸爸的骄傲,在他病重期间,我取得了好的学习成绩,我甚至被评为了优秀生。

    感恩节那天,爸爸出院了。这场持续四个月的噩梦终于结束了。在休斯顿我哥哥的公寓里,我们一家人(三个兄弟姐妹、他们的爱人和孩子)团聚在一起,庆祝爸爸的干细胞移植取得成功。

    多年后的现在,爸爸生活幸福,身体健康,事业有成。我也是。虽然爸爸得了癌症,但是我们又找到了一线希望,我对此心存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