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病种导航 > 淋巴癌

N 病种导航
AVIGATION

    外套细胞淋巴瘤临床试验结果及成功案例

    • 姓名Marvin Kimmel
    • 性别
    • 年龄80
    • 病症诊断淋巴瘤
    • 就诊医院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
    • 国籍
    • 职位
    1. 详细信息

    医学博士Michael Wang是MD安德森癌症中心淋巴瘤、骨髓瘤、干细胞移植和细胞治疗科的副教授。在过去的12年里,Wang博士致力于研究外套细胞淋巴瘤的治疗方法。Wang博士根据最新的临床试验结果认为,他和他的同事见证了外套细胞淋巴瘤治疗的突破性进展。

    疾病:外套细胞淋巴瘤(MCL)是一种罕见的、具有侵略性的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外套细胞淋巴瘤患者在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中的所占比例是6%;这类患者在治疗后经常会出现复发。

    口服:患者每天口服560毫克ibrutinib,连续服用28天为一个周期,患者出现疾病进展时停止服药。

    临床试验:在复发性或抗药性外套细胞淋巴瘤患者中进行二期国际性临床试验,试验报告表明,ibrutinib继续显示出了前所未有的持久疗效以及很少的毒副作用。

    患者:在参加本次临床试验的115名患者中,研究人员对其中110名接受过三种既往治疗的患者进行了ibrutinib的疗效评估。患者的中值年龄是68岁;患者自确诊之后的中值时间长度是42个月。

    结果:患者在9.2个月的平均随访期内的总缓解率是68%,完全缓解率是22%。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患者拥有较高的完全缓解率;随着时间的推移,患者的完全缓解率会继续升高。然而,在我们现有的治疗外套细胞淋巴瘤的药物中,该药物的安全性最高,” Wang博士说。

    患者:对生命的无限热情

    当Marvin Kimmel在化疗的影响下被迫坐上轮椅时,除了他自己,没有人会想到他还能离开轮椅再次依靠自己的双脚走路,也没有人会想象到他还能在2013年每周打五次网球。

    Kimmel 已经与外套细胞淋巴瘤抗争了12年,他先后接受了一系列药物治疗,从高剂量CVAD治疗(环磷酰胺、长春新碱、阿霉素和地塞美松)到硼替佐米治疗、来那度胺治疗和沙利度胺治疗。虽然高剂量CVAD治疗让Kimmel拥有了几年的缓解期,但是该治疗还具有导致人体虚弱的副作用。因此,在接受高剂量CVAD治疗期间,Kimmel经常被送往急诊室、接受输血和血小板输注;另外,由于药物治疗让他出现了极度疲劳和神经疾病,所以他需要做6周的物理治疗才能步行走路。

    然而,最新的药物ibrutinib却让年逾八旬的Kimmel像跳跳虎一样活力四射。

    Kimmel笑着说:“服用ibrutinib第一周后,我打电话告诉Wang博士‘我体内所有的肿瘤结节都奇迹般地消失不见了’。”

    到现在为止,Kimmel已经接受了29个月的ibrutinib治疗,他对此充满感激:“我现在仍然处于缓解期,也几乎没有出现任何副作用。我知道,在本次的临床试验中,我不仅是年龄最大的患者,也是接受该药物治疗时间最长的患者之一。”

    不过,让Kimmel最高兴的是,从2001年确诊到现在,他已度过了12个年头,这远远超出了医生告诉他的90天的存活期限。现在的Kimmel在幸福地享受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