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病种导航 > 其他病症

N 病种导航
AVIGATION

    泪腺腺样囊性癌:这个“小钱儿”付得值吗?

    • 姓名Tina Ladowski
    • 性别
    • 年龄46岁
    • 病症诊断泪腺腺样囊性癌
    • 就诊医院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
    • 国籍
    • 职位
    1. 详细信息

          2013年10月,我在亚利桑那州进行了清除我左眼肿瘤的手术。手术后醒来,我清楚地记得,我问了我的外科医生,他是否已经完全清除了整个肿瘤。

          我立即明白他的“不”是什么意思,活体检测证实了我们所担心的:我有泪腺腺样囊性癌,这是罕见且具有侵略性的眼癌。

          我的医生没怎么治疗过腺样囊性癌患者,但他给了我一个残忍的预判:为了活下来,我不得不摘除我的左眼。

    640-4.jpeg


    文中主人翁Tina Ladowski 

          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寻找到希望

          作为最后的挣扎,我在网上查找了很多资料。据我所查,没有多少医生具备有效治疗我罕见眼癌的经验和知识。但我发现了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眼科医生Bita Esmaeli,其在泪腺癌治疗方面取得了显着的进展。我的丈夫和我决定一起去找她就诊——一个挽救了我生命的决定。

          当我第一次见到医生Esmael时,我就知道我遇见了天使。没有话可以表达我对她的爱。她告诉我,我符合做眼球保留手术的条件,我能保住我的眼球!除了手术外,她还建议我接受质子治疗和辅助化疗。突然,出现了前所没有的希望曙光。

          我是世界上第九个接受这种治疗的人,医生Esmael与医学博士Steven Frank、Lauren Byers密切合作,为我制定了个性化治疗方案;我的护理团队紧密的合作,以及他们对我的同理心,都对我的康复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2014年4月2日,我在MD安德森质子治疗中心的治疗开始了,并被宣布为无癌了。

          支付点“小钱儿”

          谈起MD安德森癌症中心,它将永远都是我心目中治愈和希望之地。每次我在那里进行后续治疗时,我都能再次获得鼓舞并感到内心平静。

          有时,我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抗癌之旅很艰难,但我仍认为这是上天的眷顾。这几天我看起来有点不一样。我的左眼并不完全和原来一样清晰,我没有了一条眉毛,还有一些复视和少量其他的问题。但这些都只是支付给希望和生命的“小钱儿”。

           我已经无癌两年了,却仍在庆幸因为我现在知道生命是多么珍贵。通过抗癌,我学会了一些事儿,并深信着:抗癌路上不要回头!把精力集中在前方的战场上!积极的心态就是一切!感谢照顾你的人无私地陪你一起抗战,并给了你强大的力量!

          最后,永远记住患癌后也是可以拥有生命的!我就是鲜活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