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 悦生动态

N 新闻资讯
EWS

    • 爱的赴美就医之行

      时间: 2017-09-05  浏览:次  来自:悦生跨境医疗


      重病下的思考,赴美就医的开始

      郎永淳大家都应该很熟悉吧,他做了20年主播,是人们眼中的成功人士、“新闻男神”。郎永淳和妻子吴萍是北京广播学院时的同学,感情很好。但在2010年初,他的妻子吴萍被查出罹患乳腺肿瘤。之后三年,吴萍经历了乳腺切除、肿瘤肝转移,以及若干次化疗的折磨,生命和家庭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回忆那段经历,郎永淳说:“2013年1月,在雾霾深重的北京,从病房看出去,整个世界都是灰蒙蒙一片,就像我们的心情。”他说,“那时我在想,在大多数人看来我已经是成功人士了,但反过头来想,我这个学医出身的人,却连自己的家人都没照顾好。”正是疾病的考验和挑战,让他更加深入思考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并积极做出调整,改变所处的环境、心态和习惯。后来他们选择赴美就医,积极治疗。

      爱的赴美就医之行

      后来夫人吴萍辞去工作前往美国就医,儿子放弃了刚刚考入的北京市重点中学,留学美国陪伴妈妈,小小的男子汉在思考之后选择陪伴妈妈赴美救治,给妈妈带来感动之时,也倍加了信心。

      改变了环境、心态和习惯,在接受美国一系列治疗之后,2015年12月,出现了令人欣喜的结果,在美国做了一次全面检查,她肝脏上的五个转移点都检测不到了,包括全基因检测在内的检查报道都在说,这不是一个肿瘤患者,而是一个健康人。“所有的检测报道都在提示,她不是一个肿瘤患者,而是一个健康人。”这是一向低调的郎永淳在妻子身患重病后,首次对外界透露妻子的最新病情。

      “跟国内医生相比,美国医生更‘残酷’一点。”郎永淳说。

      第一次见面,美国医生就告诉他的妻子吴萍,“像这种已经发生转移的晚期癌症,在现有的科学研究程度下,即使已经有了个性化、精准化的治疗,仍然没有办法百分百地去解决,你需要做好长期治疗的准备。但虽然有各种各样的局限,我们还有几十种药、几十种治疗方案可以帮助到你。”话虽然残酷,但也许更能让人接受。郎永淳说,正是因为一开始就直面了最坏的状况,后来反而有更多的释放感。

      如何做好一名乳腺癌患者的丈夫?

      当记者问道:“您会给中国乳腺癌患者的丈夫一些什么样的建议?”

      郎永淳回答:首先,你需要接受“与癌相伴”。

      郎永淳回忆,妻子从2010年查出乳腺癌,到手术,到术后化疗,再到转移;转移完之后,治疗方案又几经调整,到最后赴美。这是一个长期、曲折的过程,你必须尽早接受“癌”的存在,才能帮助妻子积极面对。

      其次,你还要能拿主意。有癌症患者的家庭需要一个主心骨。刚开始时,郎永淳也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寻医问药。但医生大多强势,认为这是我的专业领域,告诉你你也不懂,也没有时间跟家属解释太多;到了需要做治疗选择时,也可能说,目前就这两个方案,怎么选你们自己定。

      这个过程当中,患者家庭有一个主心骨非常重要。而且,这个主心骨还要跟患者做非常细致的沟通,了解她最优先的选择是什么。

      “我最近在看一本博弈论的书,其中有一个观点对我启发特别大。不管是面对疾病的挑战,还是在创业过程中,如果免不了要做决定,越早做出,付出的成本越低。”郎永淳说,“同样只能活十年,是选择有尊严地活、有质量地活、快乐地活,还是天天愁眉苦脸地活,这是不一样的。”

      在美国,医生会让患者和家属加入到病情和治疗方案的讨论当中,把不同治疗方案的优劣、可能遇到的风险详细告知患者和家属,帮助患者把自己对不同后果的接受度、优先选项列出来。这样的话,即便在治疗过程中有不能及时与患者沟通的情况,比如手术,医生也能按照患者的意愿来做出选择。 

      悦生,您赴美就医之路上爱的导航

      郎永淳的故事暂告一段落,但是与癌魔的斗争却远未终结。面对重疾,无数个“郎永淳”正带着自己的家人奔赴海外求医。悦生致力于帮助国内疑难杂症患者寻求境外医疗服务多年,伴随诸多家庭实现海外转诊治疗,见证了一个个家庭完成爱的赴美就医健康之行。更多全球医疗资讯,海外转诊服务,详情请咨询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