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 悦生动态

N 新闻资讯
EWS

    • 在医院,他们拿着卖白菜的钱,却顶着卖白粉的风险

      时间: 2017-06-28  浏览:次  来自:悦生跨境医疗

      在医院,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拿着医院所有科室里最低的工资,却从事着疾病治疗最重要的环节的工作,并且在发生医患纠纷时被摆最前沿,他们就是病理科医生。

      病理科医生虽然也叫医生,但是许多患者并没有见过他们,甚至一大部分患者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因为他们的工作区域不对外开放,因为他们的工作常常是在整个治疗的“幕后”。

      我们来看看他们的工作内容:

      1.结合临床资料作出病理诊断或提供病理形态学依据,必要时参加临床会诊,为临床医师提供病理咨询;

              2.在临床要求下,经家属同意进行尸体解剖检查,作出病理诊断,并同临床联合组织临床病理讨论会,以总结临床治疗经验及教训;

              3.检查活检标本及手术切除标本或细胞学标本;

              4.手术中进行冰冻快速诊断,指导临床决定治疗措施;

      对于大部分患者来说,以上的内容说的太过专业和笼统,大家难以理解。针对他们工作内容的第4条,我举个例子来给大家形容一下。

      乳腺肿块,临床医生可以摸出它是一个肿块,但是他不知道它是良性还是恶性或者是良恶性之间的东西。他只能凭借多年的临床经验判断是否是癌,但是最终的诊断还是病理医生做出来的。

      在手术过程中取出一个组织拿到病理科,病理医生拿到显微镜下观察,初步就给出一个快速的术中病理诊断。这往往需要病理医生在10分钟之内就要拿出结果,因为病人还躺在手术台上,张开口子等着。如果是癌,马上采取下一步方案,比如乳腺根治术,割走乳房;如果没有看出或者去到病变位置,病理医生发出良性病变的诊断结果,哪怕临床医生看着肿块再怎么像恶性,他也绝对不会做进一步治疗的,他接下来就是缝合切口推出手术室,等到慢病理也就是常规病理确认是癌后,再进行二次手术。

      因此,病理科医生被医疗界形容为“医生的医生”,或者说是外科医生的拐杖。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主导整个治疗方案制定及过程的岗位,在国内却处于不被待见且承受莫大风险的地位,截至目前,病理医生人才一直处于流失状态,国内病理学科发展已经开始萎缩。我们总是说国内优质医疗资源稀缺,但是我们不知道,国内优质的病理医生更稀缺。

      那么,在国内病理医生紧缺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1.病理科划分不合理

      就拿病理科在国内医院的科室分类来说吧。在发达国家,病理科是标准的临床科室,但是在国内,病理科却被划入辅助科室。因此,病理科就开始享受很多“辅助”待遇,例如提成比例低,要给开检查单的科室“回扣”等。这就好比巡警接到报案到现场还要给报案人好处费一样。不仅如此,在许多国内医院,病理医生还有创收指标,这就和要求警察抓多少坏人,要求军队打多少次仗一样危险,但是,这种无理的要求就是在国内医院被要求进行着。

      2.病理检查费用过低

      大家一直在抱怨“看病贵”,但是这个“贵”字里面,跟病理检查没有任何关系,大家在病理检查上的花费是医院消费清单上最实惠的一项。以北京地区为例,1998年一次病理活检收费40元,如今还是40元。但是,从组织取出到发报告,病理医生需要进行的7道工序始终没变。但是,其他科室的收费却在节节攀升,做一次核磁共振的价格是1000块钱。

      3.病理医生工作量大

      2009年,卫生部《病理科建设与管理指南(试行)》规定,病理医生按照每100张病床1~2人配备。根据这个标准的话,医院如果有1300多张床位,至少要配备13名病理医生吧,但实际是,一些医院病理科室可能只有4~5名医生。也就是说,一个病理医生需要当成两个多病理医生来用,任务量之大,可想而知。

      4.病理医生培养期漫长

      在介绍这点之前,有必要向大家科普一下,病理检查结果不是把病例放到机器里,报告就出来了。而是病理医生结合个人经验与专业知识给出来的。

      因此,病理医生的个人经验是给出准确诊断结果的基础。病理医生培养周期是这样的:认真阅读1万例以上的切片,才能发初步的病理报告;经手3万例以上,才能复查下级医生的报告;经手5万例以上,才能解决疑难诊断。

      如果一个病理医生一天能看10例切片,并且每一个工作日都不偷懒,那么,他一年可以看2510例,要完成1万例的入门标准,他需要认真看4年;要完成5万例的目标,他需要无怨无悔在显微镜前看上将近20年。

      5.病理医生压力大、风险大

      我们说过,病理诊断是病理医生依靠个人知识以及经验累积作出的,而病理诊断又被医疗界公认为疾病诊断的“金标准”,因此病理诊断报告的准确与否将直接影响患者的健康和命运。

      在患者疾病被治愈时,大家都不记得病理医生的功劳,但是一旦发生疾病误诊的医闹,病理医生却总是被推倒医闹的最前沿。

      许多病理学家对于国内病理学科发展表示出极大的无奈,“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失去了才会发觉已经无法挽回。”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病理学家刘彤华在盘点当前医院病理科“家底”时,用这样一句话来表示内心的感受。

      但是,得出正确的病理诊断是每一个为患者疾病救治的关键。对于国内病理学科发展,作为国内最早一批从事出国看病服务的机构之一,悦生跨境医疗也表示出极大的担忧。悦生统计服务的肿瘤患者发现,有38%的病理报告在美国被修正,6.8%的病理结论在美国被推翻。

      对于统计而言,这或许只是两个冷冰冰的数字,但是,悦生比谁都清楚,这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悦生不知道国内病理学科发展会去向何处,但是悦生会尽最大努力同国内广大医疗工作者一起,为国内患者带来优质的医疗服务。

      作为“中外医疗资源平衡者”,悦生责无旁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