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 悦生动态

N 新闻资讯
EWS

    • 美国就医特色

      时间: 2018-08-14  浏览:次  来自:悦生跨境医疗

      对于多数国人而言,美国医院是很陌生的医疗服务机构,包括那些在美国体检过或者治疗过的患者。对于美国医院,因为接触机会有限或者了解到的信息途径过于单一,所以大家无法详细了解美国就医的特色。

      悦生跨境医疗作为一家致力于为国人及疑难杂症患者寻求海外优质医疗资源的服务机构。从2013年服务第一位患者前往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就医,到今天,悦生在赴美就医服务项目上累计帮助了1000多个家庭,远程会诊服务也已经为4000多个家庭带去了美国专科医生的诊疗意见。多年的从业经验和丰富的案例积累,让悦生对于美国医院拥有更全面的认知。同时,悦生作为目前国内唯一一家在美国有实体注册公司的转诊机构,驻地的优势让悦生对全美的就医信息更为了解,并且能实时调整赴美就医的工作安排。

      美国就医较之国内就医,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悦生将从多个角度为您详细解析······

      以患者为中心的就医过程

      病情就诊

      美国医院为每一位前来就诊的患者安排独立的诊室。在患者进入诊室之前,主治医生就在诊室等候。针对国际患者,美国医院会根据患者的需求安排相关的医学翻译进行陪同。

      就诊过程,主治医生会在详细询问患者病情的同时,对患者的疾病史、家族史等也进行全面的了解,并对患者提出的问题进行专业、准确的回答。主治医生不仅要对患者的病情进行了解,同时也会让患者对自己的疾病进行更深入的认识,消除患者对疾病的所有疑惑。

      治疗方案的确定

      在病情确诊后,国内患者因为对疾病缺乏专业的知识以及问诊时没有详细的了解,所以治疗方案完全是按照主治医生的意见进行。

      美国医生在治疗方案定制过程中,起到的则是引导作用。患者可根据自身情况及意愿参与治疗方案的制定,美国医生则对患者进行指导,帮助患者定制适合他的治疗方案。

      健全的患者隐私权保护制度

      患者隐私权,指在医疗行为中患者拥有的保护自身的隐私部位、病史、身体缺陷、特殊经历、遭遇等隐私,不受任何形式的外来侵犯的权利。这种隐私权的内容除了患者的病情之外还包括患者在就诊过程中只向医生公开的、不愿意让他人知道的个人信息、私人活动以及其他缺陷或者隐情。

      由于国内患者长期处于医疗资源稀缺状态,加之国人法律意识普遍较淡薄,国内患者对于患者隐私权的保护没有明确概念,导致患者在隐私被侵犯后,纷纷采取容忍的态度。一些对于难以接受侵犯的患者及家属大多只会采取过激行为,造成医患纠纷,无法正确运用法律对自己的隐私权进行保护。

      医患纠纷在美国医院几乎是不存在的,美国法律对医院和医生进行了立法保护,且美国医院对患者隐私的尊重也是国内医院需要加强的。

      医务人员保护患者隐私意识

      国内医务人员普遍缺乏保护患者隐私的意识,在临床教学过程,医生把患者作为教学的“活教具”让学生进行观摩学习。尤其是关于患者的个人信息、身体隐私部位、个人的秘密等,导致国内医务人员从学习阶段就缺失保护患者隐私的意识。

      美国医院对于新上岗人员进行培训,让医务人员学习对病人隐私及其他所有信息进行保护,甚至医院出台明文规定,严谨泄漏患者信息,并对违规者作出开除处理。同时,美国医生在进行临床教学时,必须获得患者同意,才可让实习医生一同参与。

      医院制度和习惯

      目前,国内医院制度和习惯还很落后,以床头卡为例,其中包括患者姓名、性别、年龄、疾病名称、护理级别等,信息过实、过细,很容易造成患者信息的泄漏。

      美国医院为患者安排独立病房,病房内无患者详细信息。以MD安德森癌症中心为例,患者的信息全部保存在他的手环上,或者通过患者的私人ID在官网进行查询。

      医疗环境

      国内医疗资源紧张,导致国内的医疗环境一直令人堪忧。以诊室为例,国内诊室一般摆放多张检查床,可多人同时进行检查。虽然中间用帘子隔开,但是空隙大到能通过一个人,而且其他人可随意掀开帘子进入,毫无隐私可言。

      美国医院则实行独立诊室。以MD安德森癌症中心为例,中心的诊室都是统一规格的独立诊室,而且门外有使用状态显示器。同时,患者接受检查时有专用的检查服,医生会让患者独自更换好检查服后再进行检查。

      全面的检查和祥实的检查报告

      患者的疾病检查,有时会因为各种因素导致误诊,会严重影响到患者的后续治疗,甚至危及患者生命,这是医务人员和患者都不想见到的情况。疾病误诊是存在多方面因素的,如病情变化的不可知及不可控因素等,当然医务人员的疏忽也是重要原因之一。以国内检查来说,每天要应对庞大的检查人数,医务人员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对每一个患者进行全面、细致的检查,所以每一位受检患者能够接受的检查时间是相当有限的,检查结果就可想而知。

      众所周知,美国医疗资源不仅是全世界含金量最高的,而且医疗资源也相当充裕。以胃病检查为例,国内进行胃病检查时,一般15~30分钟操作时间就结束了,在美国进行胃镜检查可能需要耗费1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美国医生在进行检查时,一定会把患者需要检查的部位进行全面、细致的检查,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之处。

      美国医生不仅不遗余力地对患者进行全面检查,而且在编写患者病理检查报告时,也会将整个检查过程进行详细的记录。美国医生编写的检查报告上不仅有完整、仔细的检查结果,还包括检查前同患者交流的信息、检查使用的药品和仪器、检查的整个过程记录等详情。

      患者拥有疾病知情权

      在国内往往会出现这种情况:患者身患重疾,家属为了让患者的治疗不被恐惧心理所影响,就和医生商量对患者隐瞒病情。后期,护理人员闲聊中透露出来,患者知道后反而因为对病情的不了解,导致影响治疗。还有些患者家属甚至因为患者信息泄漏,会和相关的医护人员发生争执,造成医患关系紧张。

      在美国,关于疾病知情权则和国内恰恰相反。美国医院始终坚持患者为其病情的第一知情人,医院的医护人员虽然知道患者病情,但是必须对患者病情进行保密,不得以任何形式、任何借口对患者病情进行泄漏。患者对其病情拥有唯一的支配权,他可以指定哪些人知道他的病情,甚至,如果患者不同意,患者家属也无法知道患者的病情。

      患者的尊严

      在国内的医务人员眼中,患者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工作内容的对象,患者很容易失去一些正常人应有的尊严,长此以往,甚至在患者的意识中,这些令他们失去尊严的行为被当成了理所当然。

      在国内检查时,我们常常听到某些医生对患者用略带命令式的语气说道:“把衣服掀起来”、“扒裤子脱下来”等对患者尊严造成伤害的言辞。

      在美国医院,患者不仅会被安排在独立的诊室、有专用的检查服,而且医生还会全面考虑患者的隐私保护。以妇科检查为例,医生在进行检查时,会准备一块干净的白布,覆盖在患者隐私部位,医生只会接触到患者的检查部位,不会直视患者的其他隐私部位,以免给患者造成自己赤裸裸摆在医生面前的感觉。

      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患者都不用穿统一的病服,唯一识别他们是患者的标志是戴在他们手上的手环,这就消除了患者对因穿病服而可能造成被歧视情况的担忧。

      有人说,国内医生比起国外医生也不差,甚至在某些领域超过国外。根据中美医院门诊量来对比,国内医生接待的患者确实比国外多,在一些手术上,国内医生比国外医生的业务熟练度更高。但是,在软实力方面,美国医院制度的完善、服务素质及专业性是国内亟待改善的。

      疾病治疗,从来不是简单地使用医疗手段和药物,对身体上的病变症状进行消除。病人自身的感受往往是国内医疗环节忽视的问题,医疗的初衷就是让患者有尊严的活着,医疗过程不应该粗鲁的将医疗的初衷所湮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