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病种案例 > 癌症

C 病种案例
ASE

    因为一块白布,她发誓再也不进国内医院

    • 姓名李女士
    • 性别
    • 年龄38岁
    • 病症诊断子宫内膜癌
    • 就诊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
    • 国籍
    • 职位
    1. 详细信息

    1496811739101494.png


     她在国内切除了子宫及输卵管之后,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美国医院。在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接受检查后,含着泪说道“我这次就是死,也要选择有尊严的死在这家医院”。

     这位38岁、在商海浮沉多年的坚强女性,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接受检查时,还是把她作为一位女性患者在治疗过程遭受的苦难和委屈通过眼泪尽情的宣泄了出来。而这一切,仅仅只是因为一块白布。

    人到中年,被查罹患癌症

     2015年8月17日,李女士因为月经失调6个月,阴道连续20天不规则出血,前往国内某知名癌症治疗医院进行检查。做完超声及磁共振检查后,医生怀疑是子宫内膜癌,建议李女士进行进一步检查,以确诊病情。

    2015年8月28日,李女士来到医院接受阴道活检,子宫内膜癌被确诊。

    李女士当即就同医生协商进行治疗,医生根据她的病情,为她安排了化疗。随即,于2015年8月31日、2015年9月22日以及同年的11月17日,李女士先后进行了三个疗程的化疗。

     为了疾病治疗,子宫被切除

     在经历了三个疗程的化疗后,主治医生对李女士进行了检查。根据李女士的化疗情况,医生建议李女士进行子宫切除手术。

      听到子宫切除时,即使李女士缓了好半天,仍然无法接受这个消息。一个人创建公司、一个人打理公司,她默默无言。甚至一个人进行癌症化疗时,她也没有一句怨言。但是,当听到子宫切除时,她终究没有那么大的魄力接受这个消息。

      这么多年,哪怕她在工作上再怎么好强,在生活里再怎么独立,她始终知道自己是个女人,她始终在等待一个人走进自己的生命,然后一同去孕育另一个生命。

      子宫切除,这就意味着她将失去一个女人天生的特征,失去一个女人当母亲的权利,这是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的。“切除子宫就意味着,我这辈子可能再也做不了母亲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李女士在同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医生倾诉时说道。

      为了宽慰父母,接受手术

     李女士患癌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李女士父母耳朵里,这对年近七旬的老人第一时间赶到了李女士所在的医院。黑发人躺在床上,白发人守在床边,这场面怎能不让人伤心落泪,但是,李女士还是很坚强的笑着,安慰着满脸泪痕的母亲。

      “一个人拼搏这么多年,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们。我宁死也不切除子宫的倔强,在我看到我妈跪在医生面前,求医生救我的那一刻,终于被粉碎得一塌糊涂。”李女士泪眼涟涟地说道。

       2015年12月15日,李女士接受了子宫切除术,整个子宫及子宫旁的组织全部被切除。

      “原先还有一大堆想法,当我在病房醒来,我知道我手术结束了,一同结束的还有我做母亲的梦和我往后的生活。突然,我感觉什么都开始无所谓了。”李女士回忆道。

       李女士的术后病理报告提示子宫内膜癌,并伴有广泛转移,也就是说她已经被确诊为癌症晚期。

       患者尊严被践踏,无心在国内治疗

      手术后,李女士开始了化疗。子宫仿佛是李女士力量的源泉,切除子宫后的李女士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如果说以前我还有未来可以期待,那当时的我,真的不知道我活着是为了什么。如果我的父母不在我身边的话,可能我就不在了。”李女士泣不成声的同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医生说道。

    “我当时仿佛就变成了一滩肉,一滩随便被人检查、扎针的肉。真的!有一次,我记得因为扎针太多,手上的血管不好找,于是护士给我上针时让我握紧双手,我握紧了还是没找到,护士很用力的拍我的手背时,我就感觉病人在她眼里是不是没有痛觉的。而且进行检查时,我躺在那里,检查医生就那样随便翻弄着我,就跟挑选猪肉似的。”

    “你能明白一个子宫被切除的人,在被人随意检查时,那种羞耻感吗?我听到过保洁员在背后悄悄议论我,而且后来我发现她们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怜悯和好奇,这种感觉简直让我发疯。”李女士说道。

     厌倦了国内的治疗,李女士想远离这家知道她病情的医院和人。于是,她选择了去美国,去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安静治疗。

       初次检查,一条白布让患者泪流满面

     李女士通过悦生跨境医疗的帮助,进入了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进行治疗。李女士听说国人对美国医院的种种盛赞,但是具体情况也不是很清楚。在她看来,或许这也只是交口相传的的一种信息失真。

     李女士很快见到了她的主治医生,是一个很和蔼的中年女性,她亲切地同李女士进行交谈,仔细询问李女士的病情。

    “美国的医生果然和国内的不一样,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挺意外的。”

     在了解完李女士病情后,主治医生安排李女士进行检查。在检查前,一位护士把检查服交给李女士,让她先在检查室换好检查服。护士在确定李女士换好检查服后,检查医生进入了检查室,李女士看着身上的检查服心里觉得暖暖的。

     在检查时,那位为李女士进行检查的黑人女医生拿出了一条白布盖在李女士身上,为她遮盖好无需检查的裸露部位。当时,检查时只有这位黑人女医生和李女士。

     李女士当时眼泪就出来了,她流着眼泪做完了检查。出来后她跟悦生的服务人员说道“我生病这么久,第一次,我的身体不再因为疾病而被随意对待”。

     “病人也是人,仅仅因为我们某些部位病变我们就要低人一等吗?我们就没有自尊心和羞耻感吗?我再也不想回到国内继续治疗,这次哪怕是死,我也要死在这家医院。”李女士激动地说道。

     李女士目前还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接受治疗,目前疾病稳定,悦生工作人员对她进行随访时,李女士状况良好。